这个人没什么朋友
随缘出现,心情好写文,心情不好消失

无题

我杀死了它。这是一件偶然事件。
我是在浴室里见到它的。我刚进去的时候就注意到它了,那时它停在墙壁上一动不动。它很小,纤细,如同一枚散开的黑点,落在宇宙的角落里。后来,我开始淋浴,很快就忘记了它的存在。大概五分钟后,我结束了清洗,伸手去拿架子上的洗面奶。
然后我就再次看见了它。它不知道什么时候降落在了洗面奶的侧面,被我拿起也毫无动静。我想把它吹开,它却抢先消失了。我不知道它掉去了哪里,也没有在乎的欲望。它那时还是完整的模样,拥有我所不及的、在看不见的空气中滑翔飞行的能力。总之,我没有为它感到担忧的必要;那时我便是那么想的。
但是等我回过头来,却看见它落在了一小摊水渍里。那甚至都不是一滴可以包裹住它的水...

一点点麦源麦♀

摸点性转玩,开学了文力直线下滑ˊ_>ˋ 懒得写剧情,无脑爽一爽…

战损注意。

-

“不要死。不要死,源氏。”麦克雷从背后搂住忍者,一寸寸地亲吻她后颈的脊椎。岛田源氏在沉默地流泪,她的脸侧向一边,阴影融进她的眼泪里。麦克雷想,她大概很想再用什么东西捂住自己的脸;可惜她的胳膊都断了,面甲也碎了大半,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藏得住她的痛苦了。

麦克雷身上都是岛田源氏的血,粘稠得如同糖浆,包裹着她们两人。我们仿佛是早餐套餐里叠在一起的松饼,麦克雷不合时宜地想到。但她两尝起来一点不甜,又腥又苦。源氏肩上断裂的电缆和破碎的金属铬着麦克雷,她不觉得疼,只想把岛田源氏的伤口吻个遍。源氏,源氏。麦克雷拥抱着受伤的女...

记拔牙一日

今天,妈妈陪我去拔了智齿。

流程如网上一切经验分享如出一辙,先切再敲再拔。打麻药的时候助手小哥哥死活找不到地方,戳了我七八针。可以听见针扎进我的口腔内壁里,然后撞在硬骨上,然后再怎么用力/ 搅动也无法前行了。拔出来还会有类似啵的一声。最后打进去的时候真的很疼,又痛又涨,难受得我腿都伸不平。

不过在这之后整个左脸都逐渐失去知觉。发麻的感觉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底层跳动,像是痒,但是触摸的话就会扑空;仿佛在抚摸别人的皮肤,没有主观反射。托麻药的福,拔的过程中真的没有一点痛感。医生的锤子锤在我的骨头上,让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待修补打磨的石膏像。最后拔牙根的时候,脸被扯到极限,金属铬着牙龈,而我的第一反应却是想到...

13. 一方卧病在床

好久没更了,随便写写没脑子小甜饼…ooc,雷,半夜瞎爽一下
其实并不是很卧病在床,打个擦边球(。
感觉到我的文力也在随着暑假的消逝而逐渐死去,想写的梗很多,但是都胎死腹中 ˊ_>ˋ 之前日更的热情去了哪…

-

麦克雷半夜被隔壁吱吱呀呀的声音闹醒,黑暗中隐约看到他的室友在床上翻来覆去。“源氏,你他妈大半夜发什么神经?”他在半梦半醒中骂道,想让对方消停下来。一旁的忍者坐了起来,闷闷地抱怨了一句。

“好热。”

“热?”麦克雷打着哈欠问,“哪里热了?再说,你的机甲不是可以调节温度的吗?你他妈不睡觉我还要睡的。”

岛田源氏很配合地没吱声了,麦克雷于是翻了个身准备继续刚刚被打断的睡眠。然而他眼睛还没合上几秒,就感...

Kiss Her Tail

副标题是 7. 浏览过去的照片
更下同居三十题!性转注意,想写女孩子…
杰西(Jessie)X 源氏(Genji)
源氏的设定是脑袋后面的电缆变成了马尾,那种感觉
杰西就是大胸部美国小姐姐啦^q^

-

莱耶斯常说,麦克雷那个烦人的丫头就算被枪顶着脑袋,临死前还要补个妆。事实上也如此,即使在暗影守望这个每天在黑夜里摸爬滚打根本没人在乎外貌长相的地方,小牛仔还是每天要花上不少时间整理自己的外貌。莱耶斯不允许她在平日穿制服外的服装,麦克雷一度揶揄他:“长官,冒昧地问一句,我这是来了女子私立学校吗?”同时她也像那些高中女孩子一样,悄悄在制服上动了手脚。贴身背心剪掉大半截,当作抹胸吊带穿,高调地露出自己的腰身;制服...

存梗

杰西的新皮太智障太可爱了,想要写金发的救生员在海边捡到了异乡的龙神这样的老套故事……夏天真好啊!!

【源藏】藏起来的爱的话语

标题来自奇怪的三十题
找到了我失踪已久的课本和Nars遮瑕,可喜可贺,写文庆祝!(毫无联系
好久没写骨科了,想吸吸少主∠( ᐛ 」∠)_(结果全程源视角,半藏仿佛只活在回忆之中…)

杂糅了好几个以前写的片段,虽然现在口味变了,但总之还是把坑填上了ry


病源警告。OOC,雷,个人趣味浓厚。

-

岛田源氏杀人的时候会想起半藏。

总的来说源氏并不反感杀人。他本来就是黑道出身,从小就见多了利益争夺背后的生生死死。离开岛田家后更甚,身体也被人改造成了武器模样。他成了奉命斩人的刃,靠取人性命在暗影守望讨一口饭吃。

别人把他当一把不拥有情绪的刀,岛田源氏自己也对此毫无想法。龙一文字锋利致命,砍人头颅也只是一瞬间的过...

1. 相拥入眠

这两天突然涨了好几个粉,十分惊恐……麦↔️源股大涨了吗??(
总之更新一下!有点惨的麦。有私设。

-

“……醒醒,杰西。醒过来。”

麦克雷从一个噩梦中被唤醒,如图落水之人被打捞上岸。他出了一身冷汗,心脏还在狂跳,身体还没从刚刚梦中的痛苦中脱离。房间没开灯,仍然漆黑一片,他的室友蹲在床前看着他,身上的机甲发着红色的幽光。

“你睡的太不安稳了。”岛田源氏没有戴面甲,声音听上去没有白日里那么生硬。

“……抱歉。我吵醒你了吗?”麦克雷只觉得头发和睡衣都透湿,粘在身上难受得要命。他勉强用右臂支起身子,下意识地想用左手撩一下落在眼前的碎发,却扑了个空。牛仔愣了三秒,才想起刚刚那溺着他的痛苦并不是梦。

神枪手在任务中丢了...

26.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好几天没更三十题,主要原因是这几天推车推到昏天地暗……(本家拦着我不让我写文我也没办法啊(?

破车,互攻,有单向洁癖不要看!


时间线大概比之前几篇要靠前一点,两个人还没法心平气和地好好讲话,并且源还蛮凶的……(个人趣味)一句话总结,小狗子互咬!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3178546085/4138447768198342

楼下的藤蔓开花了,圆鼓鼓好可爱。(这两天热蔫了

1 / 9

© BPM37093 | Powered by LOFTER